首页 > 随笔 > 心情随笔

同林鸟……转入此中来

时间:2020-12-25 | 作者:梅雪吟香 | 阅读:

  我俩竟像两党关系,斗而不破。国共三度合作并非不可能!直到1975,章士钊、曹聚仁还互联手、通款曲哪。若巨人均得90——百岁高寿?则岂容台独分子立锥!

  我们差别蛮大,如你所说“性格反叛”。像徐悲鸿、黄胄画的《晨曲》,麟麟瓦片,檐间枝头,麻雀叽叽喳喳,吵吵不休。当然了,我是有不可忍的缺点:居功自傲!

  全凭我一己之力呀,征服了你数不清的症状,包括几个世纪难题?风湿、鼻炎、哮喘、肺病心……头痛脑热,牙疼、胃胀、脾阻、肝郁火盛、胆苦……脏器跳跳不安……恐癌变的疑虑多少年来、上下流走、莫衷一是(岳父癌变而逝!)……肢体麻木。

  治牙疼,你居然帯针、捂脸而睡?不让我起针!

  手段还多样化、微痛无痛、甚至于按摩一般舒适享受:心理咨询、循症解疑释惑、精准无痕施以心药;扎针推拿拔罐、点掐;食疗补缺纠偏,诱导膳食平衡;出外寻觅草药:灯芯草、牛筋草、野莴苣、野蔊菜、大蓟小蓟、龙葵小果粒小白花、以及整个全株洗净煮水……

  你那风湿,贼不规范!到处贴膏药。剪裁成为片片、条条、或宽或扁、还有三角形。有贴肩背,还有贴脚后跟的。节约伤湿膏药,都成了精。你眩晕犯了多少次?至少二十年没犯啦。你鼻炎多严重?经常吸鼻子给我看、死不通。于是夜里张大嘴呼吸困难。买过无数回暗绿色的“中联强效”?治不好,还得靠我出手!掐的你、“华佗夹脊”整体联动!膏肓……“肝主筋脉”……肓门、痞根,你居然经常睡着了!我总是为你欢呼、并且道贺:

  “你眼看就要除根了。想哈子看?你这完全是——祖国山河一片红喂!”

  又怎么治你的哮喘?遭业呀,汉口暑天,片刻不离空调房!你可倒好,一个人睡外面,闷在褐汗水流中,对付哮喘?!垫着两层褥子、盖被子、还臂缠浴巾!什么是治病的能力?智慧、经验、还有仁爱!正是这不可思议的折磨,促成了我超常发挥!

  当然了,我没法夸张我神奇。野狐禅、被迫出征呀。我只能几十年《论持久战》。

  你还得乱投医。你半夜犯病,我甚至呼唤急救车,抢占治疗先机。治哮喘的名医胡成群,一号难求,我为你半夜赶路、去排队要号。效果是有,但依赖性太强了!汤逊湖区风景好、复式房,我们第一次享受啊。但你不敢去新房居住,你离不开老娘社区的汉口医院!随时犯病、就近挂吊针、保命喂!

  到了银川,你被“阿拉善英雄会”的风尘作祟,再度严重犯病,我紧急治疗,每天按摩两个小时!两个礼拜之久!你说是“老娘扎针治的……”又强调“没断过吊针呀?”可问题是,功劳从来并不是悬案!如今两年消停了,一直没犯病。谁是终结者?任何家庭以外的治疗,都没有赐给你安然的入睡!我这一双巧手,究竟能量的级别、暂置不论,仅仅每次都让你安静下来,甚至打盹入眠,这算不算奇迹?我自己都没享受的奇迹!

  前些时,我没随你们住学区房,一个人看守在宝湖天下。你来电话说“今天好菜蛮多。还有蛮多水果,人家送给鸿钧的,还有人家送给我的,凑到一起了,根本吃不完,容易坏呀!”

  为么事送给你?你又不设计规划项目?赶到学区房,嗬,两个大柚子,几斤新鲜绿中渗透红丝的无花果,还有几挂香蕉。谁送的?孙女的同学姥姥?为啥?

  “他孙子早上呕吐胃痛,走不动,歇半天,不想上学了……”

  “哦,你帮忙送医院了?”“哪呀,我给他按摩了!”“什么什么?你按摩?”

  “那当然。我搞了只怕有一个小时,那伢嫌疼不配合,我哄他要懂事沙,你要试一试、看姥姥的中医理疗快不快?几分钟忍到,会减轻的,总比疼痛不上学强吧?……结果,那伢望到、望到,安静了……最后、不回家了,自己上学去了!”

  哎呀、这个如茵,你居然意外巡诊哪?我这么个牛人,还没过巡诊哪!你竟放飞一匹黑马?青出于蓝、你胜于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