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阳光洒满白桦林

时间:2020-02-15 | 作者:吴树森 | 阅读:

  在广袤的森林里有一种树叫桦树,它是桦木属植物的通称,全世界约有100种,主要分布于北温带,少数种类分布至寒带。国外俄罗斯西伯利亚、朝鲜和日本北部等地都有绵绵的桦树林分布。中国桦树种类有29种,其中以白桦分布最广,产地有东北、华北、西北等地。

  白桦生长在海拔400-4100米的山坡或丘陵,在我国北方的大、小兴安岭及长白山地区,常与落叶松、杨树、红松等混生或成纯林,是形成天然林的主要树种之一。白桦抗寒性极强,喜欢阳光,喜酸性土,深根性、耐瘠薄,对土壤适应性强,沼泽地、干燥阳坡及湿润阴坡都能生长。由于受寒冷气候的影响,生长期短,植物生长缓慢,白桦树林相寿命一般为150至250年,单株可达300年以上。幼龄白桦树高只有5-10米高,胸径只有几厘米,纤细如竹;中龄白桦树高可达20米,树干坚实粗壮;大龄成材白桦树要百年以上,树高可达25米,粗可达50厘米,树干高大挺拔,每一棵都显得威武雄壮。

  白桦生命力极强,天然更新良好,萌芽力强,生长较快。采伐后的白桦林地可自行萌芽更新,为次生林的先锋树种。被大火烧毁的森林,首先生长出来的就是白桦,并形成大片的次生白桦林。经过几十年的开发采伐,大兴安岭林区原始白桦林已不复存在,新的次生白桦林正在茁壮成长。在丛林里,在草原上,在山野路旁,都很容易见到成片茂密的次生白桦林。据有关部门统计,大兴安岭林区现有白桦林面积108万公顷,蓄积7659万立方米,分别占次生林总面积和总蓄积的80%和88%,已成为大兴安岭主要树种。

  白桦树枝条疏散柔软,婀娜多姿,迎风摇曳,姿态优美。它的叶子隽逸秀雅,在高高的树冠上,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随着季节变化而色彩多变。尤其是它的树干修直高耸,树皮洁白,远远望去,好像一群群白衣天使在翩翩起舞,一向被称为“美人树”,十分引人注目,不愧为大森林中的“白富美”。近年来,白桦已成为园林绿化的重要树种,无论在山地或丘陵坡地成片栽植,都可组成美丽的风景林。孤植、丛植于庭园、草坪、池畔、湖滨,或列植于道旁,都颇显美观,给城市园林带来自然景致和浪漫情调,深受人们青睐。

  白桦为落叶乔木,木质坚韧,纹理通直,质地细白,表里如一,去皮后抗腐能力增强,木材可供一般建筑及制作器、具之用。白桦树不仅仅是树,也是山里人生活中少不了的一部分资源。古人用桦树皮作箭囊、盛物盒。近代林区人们制作斧把、锯把、镐把、杠子、犁杖、爬犁等劳动工具时,桦木是理所当然的首选材质。把桦树枝条捆在一起,或者截取一段树头,就是一把很不错的笤帚,山里人真会就地取材。如今,桦木一般用来制作板材、实木家具,以及方便筷、雪糕把和牙签等日常生活用品,伴随我们生活的每一天。出于对白桦的喜爱,更有人独具匠心,把白桦树用于居室的装饰,温馨雅致,意境非凡。而把白桦树做为艺术舞台布景,使典型环境中的人物、事物、景物有机结合,颇具艺术效果和感染力。

  白桦树皮色白光滑,紧紧地包裹着树干,不仅能使桦树更美观,还对树木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放倒的桦树时间长了就会腐烂,但桦树树皮依然完好无损。桦皮呈纸状并有很好的韧性,可分层剥离达数尺长,每年初夏时节,是鄂伦春人剥取桦树皮的季节。在清代以前,桦皮的功用主要是用来盖房,搭建窝堡,做庐舍、庐帐、穹庐等。桦皮的另一大用处是做独木船,满语称为“威呼”,长达六、七尺的简易船就是用几大张桦皮做成的,它可以用来打鱼、渡河。这种桦皮船制做简单,携带轻便,在不使用时可以一个人扛上岸来。桦树皮另一自然特征是极易燃烧,即使是新剥下来的桦树皮,也照样可以点燃。从古至今它都是最好的引火柴,林区家家户户都从伐下的倒树或生长的鲜树剥下桦树皮用以引火。

  清代的流人,对于桦树情有独钟,因为它丰富了流人的生活,寄托了流人的理想,也繁荣了流人文化和黑龙江地方文化。勤劳的大兴安岭人,特别是祖祖辈辈生活在深山里的鄂伦春人,他们没有辜负大自然的馈赠,棵棵白桦树,张张桦树皮经过他们灵巧的双手,制作成各种各样的生产、生活用具和工艺品,形成了古朴典雅的桦皮文化。桦树皮制品又称桦树皮工艺品,以桦树皮为主要原料,纯手工制作,设计简单,风格各异,新颖别致,色泽自然,做工精细,是中国独具风格的工艺品之一。2006年,国务院已经将桦树制作技艺列为全国518种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之中。

  白桦树还是有灵性的树种,它全身上下长了很多黑色的孔,就像人的“眼睛”,这是它的独特神奇之处。那些眼睛或大、或小,或澄莹、或浑浊,或兴奋、或忧郁,或喜悦、或悲伤等等。世上所有的眼神在这里几乎都能找到。走进白桦林,就像是走进了眼睛世界,无论站在哪个角度,在你的周围都有无数只眼睛看着你,有的清澈如水、有的明净传神、有的顾盼生辉、有的哀怨深深、有的含情脉脉、有的兴高采烈,他们默默地与你交流诉说,虽无声无息却让人浮想联翩、思绪万千。那幽寂深邃的眼神,仿佛能看透世间万物,那尖利灵犀、火眼金睛的目光,仿佛要洞穿一切。

  在白桦树上的眼睛里你会看到孩子般的童真和清纯。它悄无声息地把山色的四季轮回尽收眼底,把山川之灵气、冰雪之本色集于一身,凝结成一种朴实无华的自然之美置于天地之间。白桦树用自己的心灵之声,在林间默默演绎情真意切、悲欢离合,它能感知到我们的情感,用它的真情和人们在交流。望着树上一双双依依不舍的眼睛,心里有些难舍难分,真有些不忍心离去,它的纯真之美给人留下了无尽的思念和爱恋,这也许是人们喜欢白桦树的原因之一吧。

  生长在北纬45°~55°地区的白桦树,不仅有“眼睛”,有些还会流“泪”,俗称桦树泪或桦树茸,在医学上称为“桦褐孔菌”。桦树茸的菌丝体极其耐寒,生活在木材中的菌丝体能耐零下40℃以下的低温。桦树茸含有大量的抗癌、降血压、降血糖、降血脂、复活免疫作用的植物纤维类多糖体,有很高的药用价值。

  桦树汁是桦树的生命之源,天然桦树汁是目前世界上公认的营养丰富的生理活性水,含有人体必需的多种果糖、氨基酸、维生素、生物素、矿物质等。从白桦树中提取的汁液,清澈透明,甜润可口,含有淡淡的清香的松树气味,是上好的天然保健饮料,是21世纪最具希望的功能饮料之一,被欧洲人称为“天然啤酒”和“森林饮料”。桦树汁不仅可以作为天然的饮品,又有独特的药用功能,有养颜、抗疲劳、抗衰老、止咳等药理作用,对人体健康大有益处。

  尽管桦树有很多功用,但人们更喜欢和欣赏白桦林美丽的风景。在大兴安岭诸多的树木中,松树、杨树和白桦都是高大挺拔的树种,但最美的要数卓尔不群的白桦了。高挑的躯干,挺直秀美,洁白的身影,楚楚动人,为壮阔的北疆平添了十分的俏丽、妩媚和温馨。白桦是森林王国里极普通的树种,它没有艳丽的身姿,却扎根于贫瘠的土地和冰雪之中,不离不弃。它既不像青松那样,喜欢站在山头争锋炫耀,也不像垂柳那样,喜欢偎依河畔戏水弄情,更比不上开满鲜花的果树,招蜂引蝶,哗众取宠。几千年来,多少文人为苍松翠竹写下无数颂词,翻遍所有古诗词却很难找出半句赞美白桦树的诗句。

  白桦树一生一色,四季一色。无论在哪一个季节,它总是尽显特有的芳华神韵,总能给人以深刻印象。无论身处何方,它总是一身素装,宛如纯朴的村姑,却拥有俊美的容颜,成为那一方最美最动人的风景。无论是百年以上的原始古桦,还是初长成的新生白桦林;无论是一棵独木,还是相拥成簇,或是纯生相连成片,或与其它树木混生,每一棵都会独领风情,每一片都会展现异常风彩。站在清静的桦树林中,会感到永远的逍遥自在和别样惬意。白桦林为山河增光添彩,它丰富了森林的内涵,丰富了我们的生活,在大兴安岭每个季节,它都是万山丛中一道道最美丽的风景,都是大兴安岭森林生态旅游的最佳景象。多少身处竹林椰树中的南方人,满怀欣喜,越过千重岭来到北疆,一睹神往以久的白桦林。看到那冰晶玉洁的芳容,所有游人的眼里满目惊奇,一见倾心,情不自禁地奔向林中,围绕着白桦树在雪地中尽情欢跳。冰雪白桦成了江南水乡人的最爱,也成了他们多年后永生难忘、千回百转的梦中情人。远方的朋友,如果你爱一个人,就带她去看白桦林吧,让白桦林见证你们纯洁忠贞的爱情,让白桦林为你们送去一生的幸福!

  初春时节,冰雪消融,白桦树风骨凛然,抖落掉枝头残雪,在清风中像是刚刚淋浴过的少女,悠然地舒展着腰身,梳理着修长的枝条,悄然地根植在北方的黑土地上。大兴安岭的春天日照时间一天比一天长,这里的阳光格外明媚,温暖地照着大地。冬眠醒来,沉静多日的白桦林热闹起来,鸟儿冲出林中的小木屋,在山上山下飞来飞去,用那清脆欢快的鸟语,向刚刚苏醒的大山、森林和涓涓流水宣告它们共同的节日——北国之春再次来临。吐绿的白桦树上,一只只大大小小的眼睛传递着春天的信息,倾诉着一冬的孤独和守望,畅谈着春天的梦想。在和煦的春风里,高天流云向大地洒下阵阵细雨,渐渐地,一片片白桦林擎起层层碧绿的叶子,用那白绿相间的身躯,呵护着身下小草和盛开的达子香花,陪伴着它们一起快乐生长。

  春天是白桦最妩媚的日子,俊秀的红色枝条长满了绿叶,把白桦树打扮的更加俏丽。白桦林天生丽质,庄重朴实,优雅宁静,白干绿叶,修直身材,颔笑立于山坡、草原上。就像青春勃发、粉面含羞的少年,静若处子,眼神温柔,包容着所有欢喜、激情和记忆。又像天仙般的少女,苗条的身段,端庄高雅,羞涩的脸庞,爱意浓浓,心中憧憬着对美好明天的向往。他们充满朝气,带着春的胜意,带着欢声笑语,与松涛百鸟合声,在森林舞会上轻歌曼舞,笑逐颜开。如此绝佳的美景,又怎不叫人沉醉,又怎不让人痴迷!

  莽莽林海春意盎然,生生不息的白桦林更显得繁茂苍翠,郁郁葱葱。一片片白桦,一片片真情。千百年来,白桦林中那矢志不渝的爱情故事和美丽的传说至今在这里传颂,以山谋生的采山人在这里留下了多少翻山越岭的足迹。这里见证了英烈们爬冰卧雪,抵御一切外敌的英雄气概。这里洒下了无数劳动者开发原始森林的辛勤汗水,几十年前采伐工人们震山的劳动号子依然在山谷中回荡。在风和日丽的春光里,白桦林静静地站着,用它那四向伸展、层层叠叠的绿枝,召唤着百鸟归来,英豪重现;用它那大大的、清澈温婉的眼睛凝视着亲近它的人们;用它那饱含深情眼神默默注视着远方,期盼着知音来访。

  夏季的大兴安岭是一望无际的绿海波涛,走进广阔的森林,你会发现的白桦林才是万绿丛中风景中的风景,那壮美的风姿就像一道绿色的长城横亘在兴安岭上,给这盛夏大地上增添一道亮丽的景色。北方的夏日太阳醒的特别早,耀眼的光芒倾泻在白桦林中。在浩瀚的群山之中,一簇簇一株株白桦整齐排列,宛若一排排天使丽人,个个玉树临风,清俊挺拔,生机勃勃。站在树下抬头仰望,银白的树干冲上云霄,直插蓝天,在白云的衬托下,白桦林身洁如云。驻足林间,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树与树之间仿佛都是透明的,傲然挺立却又和谐完美。浓阴下,绿草间,露珠点点,野花朵朵,溢彩芳香,引得蜂飞蝶舞。树荫婆娑,无数枝叶随风摆动,似乎在轻轻耳语,互述衷肠,又像似在拍手欢笑,喜迎远方的宾客。

  穿行在白桦林中,仿佛置身于美丽的人间仙境,沉静空明,心胸如洗,美的简直令人窒息。身临其境,呼吸着清新的气息,犹如行走于自己的心灵之壁,令人心旷神怡、无尽遐想,心终于远离了尘嚣与浮华。白桦林耸立向上,志在云天,它那优雅、屹然的姿态,给人一种信念、一种精神,给人以力量和暖暖的眷恋。白桦树是坚强、优美、自信、骄傲的树,象母亲,象卫士,爱怜地庇护着草丛中、矮木上的形似珍珠,又十分养眼的各种山果。在蓝天下,一株株笔直洁白的树干,不侧不倚,挺拔秀朗,那冰肌玉骨的身躯,光滑细腻,皎洁晶莹,素淡俊雅而又款款深情,让人忍不住拥抱、亲吻。

  在山清水秀的季节里,白桦林中是休闲养生最好去处,湿润的空气,清爽宜人。清晨的白桦林静谧安详,烟雨濛濛,一缕缕轻柔薄雾像白纱一样,在溪水上面漂浮,在林间萦绕。白桦林笼罩在朦胧迷离的白雾中,若隐若现、似幻似真,更显得飘渺、绮丽而神秘。这梦境般的美景人间又有几回见。物之所触,怎不令人陶醉,怎不叫人动容;目之所及,思绪是那么的飘逸而超然,淡泊的心如皓月当空下的湖水,泛起一阵阵涟漪。白桦林充满着诗情画意,包涵了多少人世间的沧桑,接纳了多少寻归自然的追梦人。画家在这里寻找色彩,诗人在这里寻找灵感,摄影者在这里寻找光和影,音乐家在这里寻找桦皮号角吹响的声音。

  秋季是白桦最精彩的时光。大兴安岭的秋天是收获色彩的季节,远望群山,层林尽染,色彩斑斓,恰似一道道彩虹挂在山岗,蔚为壮观。漫步在丛林深处,沉浸在如诗如画的白桦林里,展现眼前的是一幅和谐、欢乐、秀丽的秋色画卷,让人怎么也找不出丝毫悲秋的愁绪。

  秋高气爽,天高云淡,金色的阳光洒满了白桦林。随着光线的变化,白桦林不停的变换着它美轮美奂的色彩,带给大兴安岭最完美、最浪漫的秋天景色。悠悠碧空下,片片白云从树梢上流过,笔直的树干更加挺中显秀,白中盈洁,溢放光彩。仰望枝上,秋叶由绿变黄、变红,赤金似火一样挂在岁月的枝头。微风轻轻一吹,金光的树叶哗哗作响,似乎在对你窃窃私语。一阵阵秋风扫过,叶子从枝头纷纷落下,泛着金黄的光泽,在阳光下闪烁。漫天落叶,如同一只只纷飞的蝴蝶,又好似一个个活泼的精灵,在天空中尽情飞舞、旋转,轻轻飘落在大地深情的怀抱里。又像是成群的鸟儿在一年一度的换羽季节里,毫不迟疑地抖落下金色的羽毛,在绿色的大地上为自己铺成了一条条金灿灿的大道。徜徉在白桦林间,像似走在松软的地毯上,脚步轻飘欲仙,四周的白桦像一群美丽的天使,随风在五光十色的毯子上优雅地舞动,在呼玛河边,在额木尔河畔,舞出一场盛大、热闹、惊天动地的秋之恋舞。

  在经历了狂风骤雨的洗礼,经历了电闪雷鸣的搏击,那粗壮挺拔的白桦林,更加透着男子汉英俊的雄风,它那执着、顽强的性格,给我们的心灵一次次震撼,荡涤着我们的灵魂。朴实无华的白桦林,渲染着青山绿水的诗意,诠释着自然与生命的永恒,演绎着森林与人的和谐韵律。但在赞美声中体验到的却是生命的平凡和伟大,白桦林就象我们的父老乡亲,以自己不屈的生命,坚守着大山的尊严,坚守着最北的家园。

  寒冬里是白桦最神奇的日子。风霜过后,没有了绿叶、黄叶的遮挡,整个桦树一白到顶。它们立足冰雪,身处严寒,却生长得如此从容,愈发亭亭玉立,远远望去,像似蓝天下朵朵白云在山涧飘动。还没有欣赏完迷人的“五花山”,凛冽的寒风袭来,布满天空的云层撒落下如银的白雪,把崇山峻岭铺就成一片银白、洁净、美丽的雪原,原本秀美的山川,忽如一夜不见了金色的辉煌,一下子变成了银装素裹的童话世界。晶莹剔透的雪花纷纷扬扬洒落在白桦树上,洒落在地上,棵棵白桦变成了一个个“冰雪丽人”,她们与天上的白云、地上的白雪浑然天成一色,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白雪公主”的梦幻世界吗?

  当严寒再次封冻了黑土地与湍流的河水,白桦树完成了它又个一年轮,进入漫长的冬眠。在隆冬零下几十度的极寒天气里,飞扬的雪花肆意飘洒着,遮云蔽日,大有压倒一切之势,一望无际的皑皑白雪欲要埋葬地上一切。一片片桦树林静静地,威风凛凛站立在雪原上,没有了往日的繁华,却从不心生哀怨。天寒地冻,雪野无言,桦林无语,不知是圣洁的白桦林引来漫天飞雪,还是多情的雪花把桦树染白。这真是一个天造地合的神奇世界,蓝天、白云、白雪、白桦林,终于把大兴安岭冬季的美景演绎到了极致。

  冬天的太阳不见了往日的绚烂,透着寒气懒洋洋地爬过山顶,给冰冷的山岭投来一丝丝暖意。姗姗来迟的朝阳刚刚扫去满枝的寒霜,又早早西下,冬日斜阳把棵棵树影拉的很长很长,拉进了漫长的黑夜。北疆的白桦树以高昂的姿态刺向湛蓝天空,片叶全无,却容颜不改,志心不移,毅然挺立在千里冰封的雪域高原。历尽风刀霜剑,却与冰雪融为一体,神采依旧,不失丝毫本色,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一种不畏寒冷的坚定,怎不叫人生敬生畏。看!它们一队队一排排手拉着手,互相用眼神鼓励着,默默地与严冬对抗着,经受冰雪的考验和洗礼。山顶上一棵高大的白桦树,像一位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神威屹立,傲视群山。山脚下绵延千里的白桦林,如整齐列队的士兵,身披白色的风衣,排成一个个的方阵,他们豪气冲天,像威武不屈的勇士,等待着号角吹响,等待着世人检阅,等待着春天到来!

  壮美四季的白桦林,你是大兴安岭最美的风景,你是我永远的兄弟姐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