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随笔 > 散文随笔

木老

时间:2020-12-15 | 作者:木若尘 | 阅读:

  老木,约摸着七十岁的年纪,眼睛常眯成一条缝,做起活来慢慢悠悠地却也很自在。跟他一起搭伙的年轻人不乐意了,总是扯着嗓子隔一堵墙喊他:“老木,老木,你又瞎磨蹭什么!”

  工头也常拿他来开涮,说他磨碎了骨头也抵不了这一月月开的工资。而老木依旧慢慢悠悠的,或者已然尽了全力,榨干了所有的精气神。他搬着比他高出半头的铁架,往来往回,又要赶在年轻人大喊之前把瓶装水和卷尺一一递上去。他一会儿被年轻人喊着拼脚架,一会儿又让工头招呼去切铁板,像个连轴转的陀螺,一刻不停。

  趁着空当,老木把主家问候的香烟揣进兜里,却耐不住年轻人的软磨硬泡,又给他翻了去。赔了老脸好不容易才讨回来一根,他便打个火,着急忙慌地抽了。中间呛了一口气,惊得帮厨的工头大骂,说他贪好,芥草般的贱命只能嘬个旱烟布袋,受不了这福分。

  老木呵呵地笑,“人老了,这烟都上头。”

  焊铁架是一项枯燥无趣的工作,年轻人让老木接手,老木便拖着步子攀着脚架上去。正午的太阳正毒,照的他脸上沟壑纵横。他在上面跟年轻人打趣,说自己手劲还是有的,五十岁铺电线,六十岁安空调,焊个雨棚也算老本行呢。

  中午主家照例要管一顿饱饭,大家便围坐在一起。工头指了指门口老木正在充电的电车,说他早上宁肯推着来,也要省这块儿八毛的电费。老木干咳两声,许是吃了太多的馒头,主家又急忙把汤端上来。

  老木喝了大半碗,顿了顿又开始接年轻人的话题,说当年自己的三个子女出生都没有缴太多罚款,镇公所也没法子,总不能不让生不是。主家夸老木人丁旺,工头却说,老木院里仗着家势大,在村里也没少欺负别人。老木便不再言语,他那饱经沧桑的脸上亦没有什么变化,因为困窘本身就是它的底色。

  吃完饭老木寻了个阴凉处席地坐下,他告诉年轻人,下班后要不要去芒砀山转转。年轻人假装没听见,又让手机里原本吵闹的音乐变得更加吵闹。老木呵呵地笑,他玩不懂年轻人的手机,便找块铁板垫着睡了。

  又是一下午的忙活,等收工,月亮都打了明。老木自然也没能去成芒砀山,他要赶回家去,那里有他的一家老小。

  “木”并非老木的本姓,或者说也不是他的本名。“木”是方言里糊涂,啰嗦的意思,至于老木的姓讳也就无从得知了。

  作者简介:候卫东,笔名木若尘,河南商丘人,现为河南师范大学学生,喜爱文字,爱好读书,作品散见《现代散文网》《散文网》《散文百家》《珍珠泉》《汐尘文学》等媒体平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