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美文欣赏

师门琐记

时间:2021-09-14 | 作者:朱燕红 | 阅读:

  师门琐记

  江西省水利厅 朱燕红

  谢师宴上老师给我们展现了他在课堂之外生活中的一面:活泼、风趣,大发歌兴,高声唱了好几首歌。歌是老歌:《鸿雁》、《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雕花的马鞍》,还有样板戏《沙家浜》里的唱段。将近退休的人了,嗓音还浑圆有力,让人感染之余,也多了几分亲切。老师说那几首草原歌曲是唱给我们几个要往北走的学生的,不得不矫情的承认,听到这是心有微澜的。

师门琐记

  唱了歌,喝了茶,老师开始给我们讲他游历的经见。大半个中国,欧美洲有名气的地方他都去过了,这让我们这些学生既是仰慕又是羡慕,个个都感慨工作后一定要到处走走,领略千里江山的风情。走了这么多的路,去过了这么多的地方,老师说最让他尤深记忆的是1984年他和同学跟着老师去游学。我是第一次在面对面的对话中听到“游学”这个词,记忆中好像只在李白、杜甫这些的历史文化人的介绍里听到过。老师说那个年代流行“游学”,他和老师从广州一路北上又西行直到甘肃。我无法用真实的画面去复原当时情景,在侧耳聆听中只能用想象去揣测那种感觉。这个被张立宪大声讴歌的八十年代,是很多人认为的“黄金时代”,是他们大放厥词来夸耀和炫耀的时代。我想游学肯定是人生顶顶值得铭记的事情,但是在言语中,至少我的感觉是:老师没有夸耀,没有沉湎,只是在动情的回忆,他没有在回忆里批判现实的读书风气,没有批评任何今日的弊端。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征,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活法,不具备对等的可比性。这是我钦佩我老师的一个地方,他是诗意的,但同时他是跟上时代的诗意。

师门琐记

  歌声游记之外,他还分享了一些生活的艺术。从来没有猜到过在日常生活中老师是这样的细腻。课堂之外不是严师了,大家抛开学业,像朋友一样谈论生活、人生、日常。这个宴席上我的感觉是第一次敢把他当做平等的朋友。他传授给他这些全是女学生的弟子们几样他拿手的做菜技巧,其中我想学的是他的独门红烧排骨。用黄酒、酱油、胡椒粉、盐将买来的上等排骨腌制一小时左右,然后平底锅小火,放油,慢慢烘制到脆,诀窍是不能加一滴水,这样烧出来的排骨才会又香又脆。大家听了都啧啧称奇。一个人的世界里,不仅仅是工作,以及工作定位的身份,不仅仅是生活中的人,还是一个会生活的人。毕竟生活胜于生活的意义,生活和角色并不是矛盾的,而应该是二者共同构成了一个人的生活。这是我第二点非常钦佩老师的地方,在生活上他同样是诗意的,是寻常生活的诗意。

师门琐记

  课堂上,我始终从内心里感觉,三年上过的这么多老师的课,他的课堂是我最喜欢,最有收获的。他不是一个激情的演讲者,也不是一个能说会道,牵扯很多好笑八卦的事情来活跃课堂氛围的老师,他的课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圆桌式的课堂。但是他非常善于引导学生走近问题,引导学生深入思考和探索。就是在他的建议和指导下,我才敢作关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毕业论文。老师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铁杆粉丝,他说在浩若烟海的文学世界里,陀是能让他一读再读的唯一作家。浅薄如我,面对这样深刻的作家,自然在写作过程中碰到了很多难题,修改论文的过程中不免也被批评责骂得“很惨”,而且迄今也没有对高山一样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理解多少,但是我很感谢老师,没有他的支持和指导,我不会挑战这样作家。

师门琐记

  三年老师只给我开过俄罗斯文学研究,他讲高尔基、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肖洛霍夫,跟着他,我也把这些经典作家的经典作品好好的读了读,这也算是不够努力的三年里还能自我慰藉算作“光辉岁月”的一笔吧。此外,跟着他和现当代文学的师姐上过《九十年代以来的日常写作》,凭着现当代拿点底子,将就能和老师探讨池莉、王安忆、迟子建,心里也美滋滋过呢。

师门琐记

  更多的交谈是课堂之外的在他办公室里的聊天式的启发。老师太忙了,教书之外还主持整个学院的工作,所以很难约到他,有时候是在文学院楼层里上课,看到他办公室的门开着就进去打声招呼,坐下来,老师一定会给自己学生倒茶喝。他的胃不好,所以只能喝红茶。我所喝到的最好的红茶,全是在他那里,关于祁门红茶、金骏眉等,也是在他那里了解到的。

  从入学伊始,老师就让我们明确目标。三年之后干什么,在就业形势这么严峻的现实面前,他对学生的要求是认清自己,定下目标,然后朝着它走。在这点上他是典型的务实主义,所以他特别会在意他的学生毕业的工作问题,有了工作的他会很开心的赞扬,还在找工作的,他会鼓舞。如果学生需要,他会真诚的动用他多年求学教书积累下来的人脉来帮助你,算得上“恩师”二字了。

  三年,零零碎碎所能记忆写就呈于纸面的似乎只有这浅浅几字,但是格局却在每个人心里,也在毕业后的生活工作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