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经典美文

思念

时间:2019-10-07 | 作者:心随缘 | 阅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有了这份浓烈的思念,

  不知道是因为思念,母亲才将我孕育,还是母亲孕育了我,才有了思念。

思念

  十月怀胎,母亲盼望着一个新的生命早日诞生,我也盼望着早日见到这个美好的世界。听母亲说,还是大集体的时候,那是一个晨露很重的早上,母亲和往日一样早早的起来,忙完了家里的一切就匆匆忙忙地上工去了。因为那几天生产队里的秋米子要赶着收呢,队长要求大伙都早点去上工。母亲和生产队里的几个妇女一起挑米子捆,一人一次两捆,从地里挑到场上。一次又一次,一趟又一趟,也不知道跑了几个来回了,母亲总感觉肚子一阵一阵的酸疼,她坚持把肩上的两捆米子送到场上,正当太阳冒花花的时候,已经汗流浃背的母亲再也无法抵抗肚子的疼痛,慢慢地蹲到了场上的米子捆子边上,有经验的张大妈知道母亲是要临产了,她赶紧把母亲搀扶送回了家。

思念

  秋天的早晨还是有点凉了,再加上晨露比较大,母亲的半个裤腿都是湿的,她强忍着疼痛在炕洞里填上了柴草点了火,爬上炕把早已经准备好的沙子摊开,肚子已经疼的一阵比一阵紧,张大妈去叫接生婆了,母亲疼地在炕上直打滚,还没等炕上的沙子热起来,也没有等接生婆进门,我已经迫不及待地从母亲的肚子里钻出来了,母亲用了她最大的力气送我出来,怕我冻着,还用她的羊水保护着我……就这样,我出生在晨露很重的秋天的早上,伴随着母亲的羊水来到这个世上,又何止是养水,还有母亲的血水和汗水,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从此深深地凝结,一生一世,无论怎样也割不断了。生命从开始就和水结缘,把思念串成珠子,慢慢涤荡成一条奔流不息的河。

思念

  又要出门远行了。每次我要远行,母亲总是抹着泪水相送。舍不得走,可又不得不走。这是生活对人的恩泽,也是对情感的考验。记不清我已经有多少次出门远行,可我还记得多少次母亲在含泪送别。那一次次仿佛已经成为习惯的“生离死别”,那一幕幕永生难忘的“难舍难分”。远行为思念搭建了平台,汗水永远陪伴着远行,路走的越远,思念便越长,汗流的越多,心情便越沉重。路慢慢走成思念的情绪,心慢慢化为思念的格调,心越沉重,思念便越浓烈。

思念

  思念如水,清澈见底。急匆匆拿出水杯,杯底还有出门时母亲装的茶水,举杯凝视,攥紧杯子,舍不得喝下。把杯子再次装进背包,舔舔嘴唇,找到一家路边小店,买一瓶矿泉水,喝下一大口,嘴不干了,可不对味儿。肚子仿佛提醒我,不是要喝水而是要吃饭了,走了太久的路了。一问店主附近没有饭馆,要吃饭还得继续前行。失望中抬眼看到了柜台上的酒坛子,凑过去闻了闻,香气溢人,沁人心脾。真有来一杯的想法,还在犹豫不决时,临行前母亲的话响起在耳边,“出门远行,酒是万万不可喝的,越喝越想家!”打消了喝酒的念头,背起行囊继续前行。

思念

  漂泊在外,思念凝结成爱的巢穴。几十年如一日亘古不变的思念,侵占了所有的心绪空间,一点点集赞,天长日久的等待和期盼,思娘念爹的情感积淀慢慢转化为生活的精神支柱。背井离乡的故事高潮部分太长,但终归会有结尾。终于定下来了,新的生活新的日子像是给思念找到了归宿。思的那头越沉重,念的这头就越深远。把远方的诗行再延长,无限循环成一首诗史,用心去感悟生活。爱情的结晶是生命的延续,自己仿佛是一座思念中枢纽站,每天都会收到无限的思念,通过加工提炼升级转化为无尽的思念。原来父母对子女的思念也会遗传,并且会基因重组扩大,让同样是子女又同样成为父母的我们承受起这双重的“压力”。

思念

  登高望远,遥望远山那边的远山,仿佛看到了故乡那边爹娘的皱纹中的凝重,仿佛看到了遥远城市那边女儿忙碌的身影。夏天过去了明年还会再来,青春消失了永远不会再来。秋高气爽的时节是四季轮回中收获喜悦的季节,人到中年跨老年阶段是一生中最需要陪伴照顾的阶段,也是思念最浓最重的时期。借助这浓郁的秋意向故乡的父母送上亲切问候和关爱,向远方的女儿送去嘱咐和叮咛。伫立在这秋高气爽的季节里,被思念包围的严严实实,观景酿心情,作景醉人生

  图文:新疆巴里坤许建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