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经典美文

刻在心上的身影

时间:2019-10-07 | 作者:朱杰溧 | 阅读:

  每次回家看外婆,临离开的时候,她都会送我,看着我上车车走了,她才会离开。最后这两年,她走不动了,外婆家离公路还有一段距离,就会一直站在街畔上照。我边下坡边频频回头,看见她还站着,直到拐弯过来,再回头,山已经挡住了视线。如今外婆已经走了快俩周年了。她站在街畔上照我离开,充满不舍充满关爱的身影,永远的刻在了我的心上。

  每年儿子的生日一过,隔一天就是外婆的生日,记得特别牢。在广东的时候,经常会给外婆写信。成家后,每年都抽空回家看她。有时候我会把自己的生日忘记,也不会忘记外婆的生日。外婆和儿子的生日在九月初,我的在九月底。在一个月里,长相望。今天是农历九月初七,初五外婆生日那天,淅淅沥沥的下了整整一天一夜雨。我们过生日过的都是农历。那雨声时而凄凄婉婉,时而如烟如泣,时而又酣畅淋漓……喜悦,幽怨,欢腾……

  外公和奶奶走的早,都在父母很小的时候就走了。有关外公和奶奶的点点滴滴零零星星都是听大人讲的。和爷爷接触的日子不怎么多,那时候小,对亲情了解体会的还不够深。爷爷属猴,出生于1908年,清光绪34年。我记得那时候爷爷已经是古稀之年了。爷爷喜欢戴帽子,一年四季都戴着灰白色的单布帽子。他听着我背诵课文,总会笑眯眯的说:鬼孙子,你念藏经哩!胡子拉碴的,偶尔会有鼻涕在上面。耄耋之年爷爷走了,听母亲说,爷爷走的很安详,没什么痛苦。教我的语文老师和我是一个村的,彼此都熟悉。记不清是几年级了,很小。我给他请假,还没等到我开口,钟老师就笑眯眯的说:咋赶紧回去吃八碗可(可,方言,去的意思)。

  我们一帮小孩在葬礼上,说笑嬉闹,根本就不懂死亡永别的意义。我到现在也不能原谅自己的无知。就这样和爷爷再无交集。只记得爷爷喜欢吃荞麦搅团,只记得爷爷说我念藏经,到现在我一直都在想,爷爷说的藏经是什么?

  第一次用我幼小的心灵看外婆,慈祥,和蔼……花白的头发和一道道深浅不一的皱纹,仿佛在向世人诉说着曾经的经历。有苦有甜有酸有辣也有咸。小时候,每次母亲带我去外婆家,心里总是暖暖的,酥酥的。外婆四个女儿三个儿子,母亲是最小的女儿。母亲很小的时候,外公匆忙的丢下外婆走了。这半个世纪的历程对与外婆来说,其中的心酸艰难可想而知。

  出生于1919己未羊年的外婆,在2017年的腊八日安静的去了天堂。忘不了她老人家常常对我们说的话:要懂得节约,懂得感恩,要宽厚待人,严以律己,感谢毛主席,感谢共产党。

  忘不了那个站在街畔上照我离开的身影。我相信,那个熟悉的身影,在天堂上一直会不舍,关爱,永远的照着我。

  朱杰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