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经典美文

十年相遇

时间:2021-10-25 | 作者:刘俊豪 | 阅读:

  十年相遇(2021.6.2-2021.10.23作)

  自年少时第一次踏入陈先生的古玩店大门后,我尤其青睐于钱币,不同的样式和色彩给视觉带来的冲击是直接而深刻的。虽说在琳琅满目的博古架之间不断地来回往返,但是很少为那些青瓷粉盘动心过,至多是遇见某些小巧的玩意,见猎心喜之下把玩一番。陈先生很乐意和我讲述不同物件的来历,诸如宋代的水盂,元代的白釉小瓶,清代粉彩人物罐,民国的八棱手炉,白铜墨盒。在且听且看的过程中,倒也对此略知一二,可我看过之后仍然扭头来到透明玻璃的展台处,对着寸尺大小的薄纸津津乐道。经年累月之后,观物的水平也足够使我装模作样地评论上几句,面对的那些买卖人大多乐意与我消遣会辰光。总不至于认真地让我说出个中缘由,好在时下也不是此业正盛的年代,不仅没有落个贻笑大方,反而总能愉快地开个眼界,渐渐地登堂入室。

十年相遇

  在英国读书后,我也拜访了当地几乎所有的古玩店。惊讶的是这里的物件都有明码标价,直白的数字堪称低廉,前提是不要在意年份的短浅。我开始钟情于精巧的小件杂项,它们的风格迥异而别有特点,多面的骰子需要像陀螺那样旋转掷出,骨瓷的指套可以佩戴于不同手指上,镀银的金属酒标两边錾刻的花纹复杂细致。我的书架上摆着几枚铜制铃铛,它们的外观以中世纪的农家妇女为款型,大多手捧花篮,裙摆内部吊着小球用以激荡声音,新奇的是有一只挑水模样的铃,扁担两边的小桶便做了发响的铛。它们高不过两寸许,音色也不相同,或清脆或响亮,听着十分悦耳动人。

  至于其他的物件更是五花八门,雕像,奖牌,百年前的玩具车,八十年代的麦当劳小摆件不过是零光片羽,甚至还有一块产自美国犹他州的车牌,上面的滑雪印记很有特色。我也未曾忘记那些相识甚久的铜币,一面印着不同时期的君主侧面头像,从维多利亚女王到乔治六世的表情庄重肃穆,另外一面的大不列颠女神则威严地手持三叉戟和盾牌,向右坐于波涛之上,似在守护着日不落帝国从海角到地极的荣耀与权柄。

  闲时把玩之际,有两件物什最令我爱不释手。其一是把不过食指长的白铜咖啡勺,勺内浮雕了一只飞翔的海鸥,文字显现于勺柄处,上方则细微地雕刻了一艘三角帆船,内有三位水手正奋力划桨,观者可以想象出他们与海浪拼搏的艰难与无畏,美中不足的是帆船的桅杆上半部分早已断裂缺失。另一件是座半尺有余的雕像,身材高挑的贵妇怀中抱着一只卷毛小狗,装饰着粉色花朵的大檐帽在灯光映照下留出斜影,恰好为她精致的五官和姣好的面容蒙上一层灰色面纱,向外微张的波浪形披肩和飘摇的长裙相得益彰,更显得高贵优雅。可是雕像的原木底座下有数条裂缝,需要保存在一定湿度的环境中,长久的照料确实会劳费一些心神。

  这些或多或少的瑕疵让我明白一个道理,对于凡事不能苛求完美,否则只能是自贻伊戚。恰如对待感情一样,于自己也应该适当宽容,我可以于梦醒时分见明月,她亦可在小城烟雨的青石路上撑起两人同行的伞。走到城门旁的转角处,回头瞥见伊侧脸的笑容依然颜色如故,伸手接住从阴沉穹顶降下的温润雨滴,湿冷中的火苗仍缓慢地左右摇摆,顿时觉得这诡谲的场面何来分明的对与错,屋外飘摇的风雨又岂能用庸俗的目光视之,难免扫兴。

  从我曾经的少不更事到而今的十年之间,总会因为各种原由不得已与很多人和物擦肩而过或挥手作别。虽能故作潇洒姿态,只重相遇不求相随,但半夜梦中惊醒,看着镜中自己,恍然发现同行廿三载,不过仍是陌路人。打开灯来,转头注视多年的所藏,它们淡然而沉默地立于原地,似乎在提醒我仍需以温柔的目光看待万物,而时间会带着所有的凋零向终焉赴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