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文 > 读后感

《源氏物语》读后感10篇

时间:2020-02-26 | 作者:散文网 | 阅读:

  《源氏物语》读后感(一):此情仅关风月

  权力倾轧、妇女作为政治斗争牺牲品......

  是较为典型的评价,可是从政治角度、尤其是从唯物主义历史观角度来评价这部著作,未免太狭隘了。

  从纯文学角度来评判,源氏等男子以及紫姬等女子都描写的非常之美好,才艺与容貌都让人倾心不已,又各具特色。可能毕竟不是中国人,他们的诗作有点不敢恭维,都过于浅显,但是才情可嘉。

  尤其是,文中对于四季景物的描写,对于各个时节庆典描写,让人心向往之,尤以源氏六条宅院中的景致为最佳,读书的时候,心中浮现出了质朴而又华丽的木质建筑,宅前樱花、海棠、枫叶、雪景次第绽放的美好,在窗前赏景,与才貌双佳的友人互相和诗,甚至歌舞,该是人间至美之景。让我时常梦想拥有一个自己的宅院,庭前也种上樱花、海棠、枫树等四季应景的植物。

  再说说那些情爱,官方评价为“妇女命运悲惨”,可是我却不敢苟同。父母都希望子女的婚姻美满,尤其是希望女儿嫁的好一点本无可厚非,而且他们对于子女仪态、审美、才艺的培养,是非常让人艳羡的事情,而且俊男美女之间互相倾慕生出奇缘,即使有不得善终的,但是终归爱的时候非常美好。其实对于男女之间情书的往来描写,信纸、信笺、饰物都非常的风雅(诗词还是不敢恭维,总觉得很做作缺乏灵性),这是每一个时代都需要的情致。

  所以,不管别人怎么想,我看到的都是风月!不想去探究那些权力倾轧与宫廷斗争。

  《源氏物语》读后感(二):情深款款,便是乱伦何妨;笔触缱绻,浮生等闲视之

  如果一本小说里的男主角长得很美,从小到大都美,年龄的增长只能愈添其美,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正面侧面背面每一面都美到让人感叹不已,无法移开目光,美到同性看到他就会幻想自己变成异性会如何,美到即使与他素昧平生也愿同床共寝,美到被他戴了绿帽子也不生气只是觉得“他这么美难怪我老婆会出轨啊!”这样残暴的设定简直连玛丽苏小说也不能出其右。

  如果一本小说里的男主角不仅长得美,还出身皇族,还能文能武,会吟诗,会写字,会跳舞,会弹琴,会吹笛,会唱歌,会穿衣,会熏香,彬彬有礼,会哄人,虽多情却不会始乱终弃,好过的女子都把她们收集起来,写情书不会忘了哪一个,送礼不会忘了哪一个,哪怕那个女的不解风情相貌不美。这样残暴的设定简直连穿越小说也不能出其右。

  如果一本小说里的男主角天生多情,见一个推倒一个,推倒一个再推倒一个,继母推倒,叔母推倒,别人的妻子推倒,路边遇到的推倒,小女孩养大了推倒,兄弟的妃子推倒,样子没看清的也推倒,情人的女儿长得美,试图推倒……这样残暴的设定简直连色情小说也不能出其右。

  如果一本小说集合了所有这些因素,却没被以“狗血”、“毁三观”、“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从古至今都是一个看脸的社会”等恶名斥之,反倒被称为“经典”、“文笔优美细腻”、“文学价值极高”并被冠以“经典名著”等美名,这个时候,不由觉得作者好厉害。

  《源氏物语》就是这样一部小说。源氏作为一个只是坐在那里就能把别人美cry的皇子,集合了所有一个男子能有的优点,他觉得只要是出于真爱便可打破人间常理,又为自己的风流行径各种掩饰,时不时感叹一下人生无常,赏赏花,写写诗,与夫人们说说话,弹弹琴,看四季景色变迁,看朝廷代代更迭,看身旁人生离死别,细细碎碎,也无什么波澜壮阔的情节,也没什么大奸大恶的人,便是这样一天一天,一月一月,一年一年,岁月流转中便慢慢展开源氏长长的感情之卷,然后突然发现,啊,原来已经到了源氏五十多岁的时候了,离他刚出生之时,离他与藤壶相遇之时,离他抱养若紫之时,离他被贬明石之时……都过了好长的时间了。虽然他的感情故事都那么毁三观,但在这种“低眉信手续续弹”式的描写中所有的激烈都被淡化了,所有的忧愁苦恨都在廊下倚坐时,融入一杯中默默独自饮尽。

  如果让我用一个词评价这本小说,我只能很废地说“很日本”。因为我真的觉得很日本,里面对细节的描写,对四季景色的感悟,矫情的习俗和和歌,含蓄的对话,全都让我觉得很日本。将浓厚的感情浅浅地写,非常态的事情也视作平凡之事,物换星移,人生暮至,然后你看,其实这世间又有什么可恋,又有何事能将我颠覆,又有什么不会逝去呢。

  能感受到这本书的日式情怀,林文月女士的翻译自是功不可没。不过唯一让我抓狂的是,尾注实在太不方便,能换成脚注就好了。

  《源氏物语》读后感(三):74.源氏物语

  2016.03.30-05.06

  74.

  《源氏物语一~四》

  ——紫式部著,林文月译

  以源氏公子为核心人物,发展一系列关乎其爱恨情仇的故事。源氏公子地位不俗,容貌绝世,而当时女子地位又极低。其中几乎每章章名都是一女子相关。而人物多直接以职位表述,少见名称。

  前前后后手机、纸书竟看了一个月,还只是全书五十四篇的的十三篇。1000多年前平安时代的作品,古物语翻译成今。林文月版的分为四部,丰子恺的则为三部,这里先看的是林文月版本。

  作为日本古典文学名著的高峰代表作,其中较为鲜明的特色是和歌以及以花喻女子的美好而精心的比喻。这种比喻也能看出作者安排的隐线。现在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了不起,尤其在有所类似的红楼梦出现之后,然后在当时看来是开创性的作品。意义完全不同。而和歌的价值与情感表现也可见一斑,歌体类似于骚体与诗。“经常取代散文复杂而冗长的叙述,而更是适度灵巧的完成表达爱情的任务。”当时日本正处于受大唐时代的影响时期,贵族对诗极其看重。

  单说源氏公子的话,境界没到,又以女性视角来看待这部作品的话,只是觉得男主人公挺下流多情而又幼稚懦弱,从男性的角度来看或许是实在极其自然的风流,容貌、地位都代表着他在拥有方面不会有什么难以得到的,加上对美的欣赏,总是对美丽女子耿耿在心。然而美也是各有所美的。看来简直就是直男癌的皇子泡妞史。

  301,译林出版社。2011.7

  2016.06.02-06.13

  似乎看了半个学期的样子。一开始的嫌弃到后来越看越似乎有些味道到现在,终于还是最后看完才掩上书本。

  该本从第四十六帖:椎本到第五十四贴:梦浮桥,主要讲述匂宫、熏与女方:大君、中君、浮舟等人的情感发展。其中浮舟大概是我觉得在故事中最完整又唯一成功摆脱成为后宫一员的人物了吧,自己一个人为主角已经可以成就一篇故事了。

  没脱离的,仍然有不少情境彰显了道貌岸然、巧言令色、玩弄女色的丑恶面貌。而其中一些小人物如婢女、做媒人海口夸河、自恃欺主的丑态也描绘得入木三分。

  最后给一段日本平安时期就有的颜控言论好了,聊作一笑:

  “又因为她长得姿色不凡,故而许多缺点也就不与以为计较;人人视他作旦暮安慰的对象,有时只要她微露笑容,大伙儿就觉得稀奇可爱极了。”

  307,译林出版社,2011.6第一版,2014.6第九次印刷

  《源氏物语》读后感(四):男人女人那点事

  一个神一样的男人,庶出却得到父亲无上的宠爱,宠爱到偏心。光鲜的有点夺目的美貌,诗词歌赋无所不通。凡风雅之事皆有其天赋,一生拥有的女人也非寻常女子,爱过的也就那么几个。从年轻时找过少妇到自己年长时养成的紫夫人。

  爱上了自己父亲的女人,生了孩子还继承了王位。中年时,娶了年轻的公主,公主爱上了别的男人,并为其生了孩子。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他不甚珍惜的三公主,却为柏木视为毕生所爱,并在牵肠挂肚中死去,致死都不知道,自己心爱的女子还为他生了个儿子,一直以为是自己强迫了她。却不知,在他的一往情深中,对方也爱上了他。

  聪明、漂亮,显赫的家世,就像一顿鲍鱼大餐,多了,总是会腻,所幸那份才情是调和剂。

  看着挺随意的,高干弟子看上了的姑娘,就偷偷的找她,睡了,喜欢便接回家,不喜欢的,慢慢也就淡了。其实,也有深情的用生命去爱的男人,虽然那份深情中掺杂了一丝丝别的东西。女子看似随意的听天由命,但是真的爱上了,也便认定那个唯一,宁愿青灯古佛也要守住那份自己。

  男人对女人的爱,不仅仅在于女人的优秀,本身条件的高低,更多的在于自己为她付出了多少。自己付出的多了,也便认为这份感情更厚重一些。

  女人有时候偏执于回忆,固执的守着曾经的那份美好。靠着那点滴的温暖回忆也能活下去。女人爱那个对自己好的男人,也爱以及中那个傻傻为爱付出的自己。

  一旦陷入爱情,有些女人难免偏执。作茧自缚,人不放过自己的只有自己。伤心,愤怒,嫉妒,认为是别的女人夺去了本该属于自己的爱,从来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明知是露水之恩,又岂可奢望它长久呢。岁月静好,安然度日又怎么会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事呢。

  四季更迭,宿命轮回,喝茶看书,淡然一生......

  《源氏物语》读后感(五):春花秋月不了了之

  读书的时候我被困在灵山岛

  海上大雾,海的这边阳光明媚,海的那边绵绵如蚕丝

  我坐在潮湿的旅馆的小床上,听海浪拍打着礁石。虫声从附近野山上传来,清透的像童年的月光,世间如此安宁

  似乎看见光华绝代的源氏站在明石的山崖上,望着海上的红色残月,见怒涛拍着嶙峋礁石,他用一心苦楚渡过这一生最惨淡的年岁。

  往年的爱情或者所谓爱情啊,如磐石上的菟丝,在季节里,时而枯萎,时而绿意,磐石仍是磐石,钟灵毓秀

  女儿都是一种花的名字。花名应着她们的命运。都说女子命运无常,一开始的动人旋律,在时空绵延的却是永恒未知,有的成了旷世名曲,有的生生中断,花开花落亦未可知。而女子仅仅负责美而已,她美丽,她温柔,像团簇的层层叠叠的和服,应着缤纷的绸缎,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源氏见着美,就想方设法的占有,见着不美但不可得,也设法占有。女子都是可人儿,没有完全的缺陷,永远都有清流灌溉,甚至于从窗缝里漏进的一道晨光照见她的丝缎般的长发呢,亦是不可言喻的美丽

  源氏不过是欣赏美而已,好色之徒的最高级别,他尊重美的终极概念,最终可以脱离形意,于性情中找到慰藉,年轻是美的,温柔是美的,坚强也是美的。更有趣的事,他创造了负责任的境界,造得广厦千万间,将有过关系的需要人照顾的女人全部接过来住。在滥情的茫茫生涯中,始终爱着一位紫姬,怎能不爱,完全由他调校的一把琴,温柔娴静,善解人意而不善妒

  本书很美,春花秋月

  至于超级美男子源氏,一夜春宵便好,记得做好措施

  夕颜夕颜,朝朝暮暮的长梦,只是梦而已

  《源氏物语》读后感(六):皆为可怜人

  我还是很喜欢这本书的,虽然,讲述的“爱情”故事。

  爱情故事,爱情是什么呢?

  书中的光源氏,与诸多女性有过瓜葛,但深爱的恐怕只有两个:一个是藤壶女御,也就是他的继母,简直是乱伦有木有,另一个就是紫姬,也就是藤壶女御的妹妹的女儿,与藤壶外貌相似的小萝莉,自10岁左右开始养于光源氏家中,光源氏完全按照自己对女性的喜好、审美来教育她,而最终也如他所愿,紫姬成为一名有美皆备之人。

  那个时代的女性从来没有选择,只是单纯的以一个标准来衡量自己的幸福,他,对我好不好,我,有没有受到大家的尊重。想来也是无奈。于是自然而然的,紫姬爱着光源氏,这位有着简直如天人下凡般外貌的男人,对紫姬是那样的体贴入微。光源氏亦是无比依恋她,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会去招花惹草,被别的女人吸引,和别的女人瓜葛。三公主的到来,伤透了紫姬的心,由于当时的风气认为不可随便将自己的不满讲出来,于是紫姬将痛苦根源压在心底,最终导致抑郁而终。光源氏虽一直都知道自己对紫姬的爱,是别的任何女人无法比拟的,可是,真的失去了,才发现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还要无法割舍。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风流成性,可是他却又是似乎真的在欣赏女人,欣赏每个不同的女人,或美或丑,或才疏学浅或知识渊博。

  源氏语物共分了四册,前三册讲的是光源氏,后一册主要是他的外孙匂和三公主的儿子熏,熏名义上是他的儿子,但却是三公主与他人所生之子。看到最后,好痛心。我觉得熏真是个挺痴情的男人,只是因为自己的身世,虽不为他人所知的身世,而自卑,做事优柔寡断,最终即失去了大君,也失去了浮舟。浮舟也是极为可怜,原本以为找到了归宿,可是却因为匂在暗中入室误以为是熏,而失身,内心自责,却又无法忘怀匂的光芒,啊,又是一位超美的美男子,还很会说情话。本想跳河一了百了,却阴差阳错苟延残喘活了下来,熏得知她还活着后,盼着与她相会,再续前缘,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吧,浮舟已心如死灰,剃发为尼,只想伴着古佛青灯,安静的了此一生。在得到浮舟拒绝的回复后,书中最后两句:疑虑种种之余,竟猜测:会不会有什么人将她藏在那个地方呢?其所以如此想法,恐怕是因为自己也一度曾把她偷偷藏匿在宇治山里的缘故吧。再加上右下角(全书译完)这几个字,真是无限伤感,怅惘。熏的爱情之路抑郁不得志,我都有点心痛。

  当一本书,把多数人的死亡也写进去之后,便觉得,都是可怜人,可是那些女人却尤其可怜,可怜她们为情所困,也可怜她们从来都没有选择。

  《源氏物语》读后感(七):个中唯爱紫夫人

  上学期当做枕边书,断断续续读着,前面真是让人瞌睡,直到紫姬出现才觉得眼前一亮。

  出身高贵,却身世飘零如紫姬,又随了源氏那样一个爱寻花问柳的薄幸郎。实在是可悲可叹。

  源氏无疑是爱上了紫姬的,但却抵挡不了命运的作弄。

  最戳人的是源氏刚迎娶三公主那部分。紫姬因为感到太痛苦,生魂出窍去了源氏的梦里,源氏惊醒,披上衣服去紫姬门外等他。彼时天色未明,源氏站在落了厚厚的积雪的院落里苦等。见到紫姬,他说我在外面等了许久,身体也发冷了。我这么老早归来,是为了对你担心太深之故,这不算过失吧。

  紫姬忙掩了哭湿的衣袖,和蔼地同源氏说话。

  这段读来实在太扎心了,人生中究竟有多少隐忍,辜负和身不由己呢。

  紫姬去世,源氏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这部少了女主角的书便黯然失色,让人不忍读了。

  《源氏物语》读后感(八):也谈林文月VS丰子恺的译本

  丰子恺:一个男人的史诗

  林文月:一个女人一首歌

  林先生是物哀至极,丰老去表现了一种苍凉。

  林先生表现的是女人,或温婉、或柔弱、或高贵、或卑微,华丽的、善妒的、伪善的,清心寡欲、争强好胜,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林先生译的是哀怨悠长的,恰似一双幽怨的眼睛满含深情的望着你,向你娓娓道来她她她的故事,看女人们怎么在这卑微的世界生存,看男人们怎样爱怜这强权里的女人,到终了,也只是镜中观花水中望月。一念花开,一念花落。

  丰老表现出的是繁华背后的寂寞,是肉吃酒林的孤独,是利益斡旋的无奈,是命运多舛的悲愤。这是一个男人的诉说,浮世绘般的经历,却似游园,唯恐惊梦。

  送林先生译本的诗:月朦胧影憧憧/前世如梦人如虹;东风起,流水急,幻影依稀隔朦胧/望,归途兮渺渺/想,自由兮惘然/笑,月兮阴晴圆缺/看,花兮庭前开落/古今多少英雄事,只因看客多评论/哪有亲者哀叹苦?嗟兮,嗟兮,大风起。

  送丰老译本的诗:人面桃花曾相似,景色依稀却不同。梦惊犹醉不愿醒,唯有空花泪沾襟。

  《源氏物语》读后感(九):今はと见えし明けぐれの梦

  【最近读书读得慢忘得多,随手做一些读书笔记,看完后方便整理】

  (一)

  比较了一下台湾林文月的译作和丰子恺的版本后选择了前者,毕竟作者紫式部也是女性,丰版太过大气坦荡,林版则较细腻。

  (二)

  常有人将源氏物语比作红楼梦。目前看了两章,很有些不服气。

  红楼到现在约莫读过六遍,可能心情上有些偏袒。两者的相似之处的确很多:都是以描写多名女性为主体,光源氏和宝玉的地位也很接近,两本书都是包罗万象,在描写感情生活中提供了政治,经济,文化,民俗等等背景,是研究清史/平安时代的宝贵材料。书中以大量的诗词/和歌来表达感情,读起来十分缠绵缱绻。

  然而两本书有着非常本质的区别。在读源氏物语前几帖的时候就强烈感受到了书中男性完全把女性当做物件来赏玩的态度,不论是自己行为轻浮还是对方有异心,都是随意地一笑置之。即使源氏对藤壶有着相当的执着,也并不妨碍他对别的女性的倾慕和怜爱,感情的真挚自然也是大打折扣。

  (三)

  有说法是光源氏的原型有原业平与藤原实方。那么目前来看藤壶中宫就很有二条高子皇后的影子。清少纳言也许在之后也会出现?

  (四)

  又看了空蝉、夕颜两篇,之前的感觉越发明显。源氏物语并没有在每个女性上花太多笔墨,对一个女人的评价无非就是性格是否温柔可人,长相身材如何,对光源氏态度如何…远没有红楼里那么多如水的心思,灵动的文采,泼辣的嬉笑怒骂。

  第二帖帚木里中将的一席话,为源氏心中定下了框架:遇见一个女人,必先划分一下属于上中下三品中的哪个阶级。实在庸俗无礼得很,与寻常登徒子又有什么分别。

  相对地,对每个女人用情也浅,看不到几分真心。

  对六条家情人是“当其未肯迁就之初,源氏倒是走动甚勤;一旦称心如意之后,近来却不再那样热衷了…如今要他恢复当初未得手的执迷,却无论如何已经不可能了…”

  对夕颜则是未知对方姓名样貌便拿歌词挑逗,之后莫名地便暗通款曲得了手(前后翻了几遍也没看出这里的前因后果)一面觉得她“不算顶标致”“不是才艺丰富的女性”,一面又觉得她和顺的性格“颇惹人怜爱”。这样的一位“常夏之华”在与源氏同床共枕时身亡,源氏也曾哭得悲痛欲绝,然而夕颜头七未过,源氏又开始与空蝉互递情诗信物,还有空想着另一位品格不高又无甚深度的女人。对比宝玉悼念晴雯的《芙蓉女儿诔》,实在是天壤之别。

  (五)

  源氏物语中最知名的要数若紫篇,本以为是个情真意切的故事。最开始写若紫的几笔也很有趣味。【“其中有个十来岁的孩子,在白色底裳上罩着一袭穿旧的深黄色外衣。她蹦蹦跳跳跑过来,在一群女童之中显得与众不同,可以想见成长后的姿色。她浓密的乌发向一把张开的折扇,随着跳跃的身体摆动着(その中に十歳(とお)ぐらいに见えて、白の上に淡黄(うすき)の柔らかい着物を重ねて向こうから走って来た子は、さっきから何人も见た子どもとはいっしょにいうことのできない丽质をそなえていた。将来はどんな美しい人になるだろうと思われるところがあって、肩の垂れ髪の裾が扇を広げたようにたくさんでゆらゆらとしていた。)””

  “那脸蛋儿长得极乖巧,眉际有如烟霞迷蒙,随便撩起垂发的额角都有一种稚纯的美。源氏之君想着其成长后的容貌,无限欢欣地出神望着(颜つきがひじょうにかわいくて、眉(まゆ)のほのかに伸びたところ、子どもらしく自然に髪が横抚(な)でになっている额(ひたい)にも髪の性质にも、すぐれた美がひそんでいると见えた。おとなになったときを想像して、すばらしい佳人(かじん)の姿も源氏の君は目に描いてみた。)】

  然而前后反复提到源氏属意这个女孩子的原因是她长相有几分藤壶的影子。“他暗觉有趣。多么美丽的一个女童呀。到底是什么人呢?如果能把她放在身边,当作那位心上人的替身,日夕欣赏,聊慰情怀,该有多好!”

  这时的若紫只有十岁。比起洛丽塔也好,湄公河的少女也好,年龄都要小得多。而源氏的感情也并非那么热烈纯粹,只是拿她当作藤壶的替身,便不顾乳母的反复推脱,硬是要上前亲近。

  【“源氏之君说‘现在又何必逃避我呢?就枕在我膝上睡吧。来,靠过来点儿。’”

  “源氏从几帐的布幔摊手入内,触及一身柔软的旧衣裳,以及垂泻而下的头发。发端丰富的感觉令人想象极美。他握住少女的手。”

  “源氏之君趁机溜进了几帐之内…一把抱起了少女,走入帷帐里。究竟存着什么心呐。大家都十分讶异,乳母更是焦急异常,可是又不能瞎叫。”

  “若紫自己也十分惊悸,不知发生何事。细腻的肌肤被吓得起了鸡皮疙瘩,浑身颤抖不已。这模样被源氏之君看在眼里,只觉得无限逗人怜爱。他让少女只穿着一件贴身的单衣,然后陪着她躺下。”】

  ……随手摘抄几句我已经想要报警了!虽然之前也接触过日本的变态美学,但对一个十岁的小姑娘做这些事已经远超出我认知中的底线。在西方观念里早已属于违法的范畴了。最后源氏带走若紫的方法可以说是强行诱拐。这样一个有点畸形的邂逅,竟然成为了全书中的美谈,我实在不太能理解。

  2015.07.13进度:末摘花

  《源氏物语》读后感(十):看书如赏画,千回百转的情节举重若轻

  虽然我打了五星,但也很清楚这并不是一部"力荐"作品,阅读受众很有限。

  因为这并不像一部常理上的小说,它并不靠情节调动情绪,不需要感伤或亢奋,而是俯视着整个世界,仿佛一直告诉着我"世间无常,本该如此",如见证着樱花的凋零,只是淡淡叹惋却未曾尝试过挽留。刚开始阅读时我甚至略感无趣,可是渐渐就像展开了一副森罗万象的画卷,如今的我欣赏着的单单是彼时日本的人文风貌,再无其他。

  源氏物语就像一副华丽的画,摆在那,就在那,尽管有很多如今我们匪夷所思的情节,也并不妨碍欣赏。这也是我第一次能对一本书也这般平淡却有趣的奇妙感觉,这便是"超越时空的力量"吧。


猜你喜欢